无口属性你是谁

[沈谢] 春暖(下)

流月城没有春,所以沈夜也不知道春是什么样子的,但娘亲曾抱他于膝上,告诉他春天的风和阳光都是暖的,雪和冰都会融化,然后树木会开出各种各样漂亮的花朵,鸟儿们也会从南方飞回来。可他想不出那是怎样的景象。他趴在屋中的矮桌上,拿着笔在纸上涂涂画画,直至听到娘亲在里屋唤他。他便把纸叠起来揣进前襟,啪嗒啪嗒地跑了进去。

自从又怀上了小宝宝,娘亲的身子似乎越发虚弱,整日昏睡的时间倒是比醒来还要多。他看着娘亲满是倦容的脸,眉头不觉就微微蹙了起来。娘亲冰凉的手指抚在他眉心:“这么小就爱皱眉头可不好。”声音轻得像是飘落的一片雪。他忽然想起什么,从胸前掏出刚才涂画的纸,踮着脚尖把纸片递到娘亲眼前。

 “这画的是?” 纸上用墨汁画得乱七八糟的,也不知道是些什么。

“春天!”他昂着小脸,特别的骄傲。

“春天?”

“对呀,就是娘亲你说的那个春天。” 他费力地举着小手指在画上东点点西点点:“你看,这个是树,这个是小鸟,这个是兔子……”

 病榻上的女人不禁笑了起来,这树长得歪来扭去,小鸟顶着三个头,兔子拖着长耳朵两条腿站在草地上,再加上这黑漆漆的墨色,倒像是藏着怪兽的黑夜。古书上说春天是五光十色的,但她也未曾见过春天,也不知那五光十色到底是怎样的五光十色。若夜儿觉得这便是春,那便是好了。她颔首一笑:“画得真好。”

是夜,流月城大祭司夫人难产而死,诞下一女,取名为曦。

-----------------------------------------------------------------------------------------------------------------------

     一簇橘色的小火苗在他指尖跳动。仅是如此,少年额上已是密密细汗,专注得都快忘了呼吸。

可恰在此时,不合时宜的哭声打断了他的术法,火苗倏地一下消失了。沈夜懊恼地转过头,一个粉雕玉琢的女娃被一脸无可奈何的侍女抱着站在一旁,正哭闹不止。

     啊啊啊,怎么逃到露台也能黏上来?!他怒气冲冲走到女娃跟前:“你要不是我妹妹,我早就揍你了!”沈曦仿佛是听懂了一般,立刻哭得更厉害,一张小脸皱成一团,泪珠子跟不要钱似的簌簌滚落。他想起自己曾在娘亲临终前答应过无论发生什么事,他都会好好保护小曦。他垂下头,沮丧地认了命,只好又伸过手拭去妹妹脸上的泪水,柔声安抚:“小曦乖,不哭。”沈曦却毫不理会,仍旧大哭不止。

他忽然心下一动,想起前两日在书上无意间学的法术。说来也怪,他自问学术法十分愚钝,这术法却没费什么功夫就学会了。他摊开手掌:“小曦你看这是什么。”灵力缓缓聚在掌心,一颗嫩芽从中浮现,继而生长成一株藤蔓。藤蔓一路蜿蜒,枝叶就自藤蔓两边舒展,伴着灵力微光,着实好看。沈曦果然就止了哭泣,挂着眼泪咧着嘴又笑了起来。

恰在此时,一只手伸过来,并起三指一捏,便将那藤蔓捏了个粉碎:“你的火法可曾学会了?”低沉醇厚的嗓音,带着不容抗拒的威严。遭了,是父亲。他不敢答话。父亲冷哼了一声:“既然还没学会,就不要浪费灵力来做这种无谓的事。听见了吗?”

“是。”他低着头,闷声答道。

     许多年后他才知道那术法是叫“春回大地”,那日所示不过万分之一。而他后来在高高的祭台上表演了无数次,多得他记都记不清。

-----------------------------------------------------------------------------------------------------------------------

“谢衣呢?”沈夜几日繁忙未曾问及徒弟功课,来寻人却连人都不知去了哪里。这谢衣是他刚继任大祭司时收的徒弟,倾尽毕生所学亲身教导,可谓心血灌注。那孩子确也十足聪慧,学得极快极好,平日里礼数周全,为人和善,倒也算得上难寻的好徒弟。只是那性子活泼跳脱,又胆大包天,也不知给沈夜闯了多少祸事。头疼虽头疼,他却又偏偏舍不得谢衣的那份率真明亮,总觉是这死气沉沉的流月城里为数不多的生气,于是次次责罚到最后都免不了心软,由得他去了。谢衣好偃术,他本觉得也无不妥,但岂能沉溺于偃术荒废了术咒刀法,若是敌人当前可该如何自保!是故才怒关了谢衣几日禁闭,结果倒好,又给他偷偷地溜了。下仆被他的怒气慑得不敢动弹。忽然扑棱着飞进一只偃甲鸟:“他在露台上练刀法。”是七杀祭司瞳的声音。他冷哼一声,转身离去。

长长的黑色大祭司袍随着他拾级而上,猎猎冷风吹着宽大的衣袖。谢衣背对着他未瞧见,他便不动声色立于一旁。时光荏苒,当年的小孩子如今已长得快与他一般高,只是身子瞧着仍是有些单薄。他只见谢衣足下一点,腾空而跃,右手持刀,左手并起二指聚起灵力,自刀尖向内抹下,一时间灵力暴涨,金色咒条绕刀飞驰,绿色枝蔓随刀光尽绽。谢衣的身形裹在灵光之中,一身祭司服翻飞舞动,他忽然就觉得这仿佛是一场漫漫春日絮絮飘落,而谢衣就像是春光里的飞鸟,鼓起羽翼不知要飞往何方。

“师尊!”谢衣收刀落地,见到沈夜语气甚是惊喜。他一挥袖,厉色道:“尽整些花俏的噱头,无一实用。”谢衣却不惧他,仍旧嬉笑着看向他:“那还万望师尊赐教。”他望着谢衣那天生含笑的眉眼,仿若点着烁烁春光。罢了。他心想,随手抄起谢衣的刀演示了一番。他的刀法杀伐决绝,冰凉冷冽。他知道,他永远都不可能划出一片春日,就像他幼时的画,终不过是骗骗自己然后用指尖火法烧掉罢了。

-------------------------------------------------------------------------------------------------------------------------------

     他许久不曾踏进这间屋子。每次进来,他都会想起在这病榻上去世的娘亲。偶尔他也肖想如若娘亲未曾去世,他的生活会否有所不同?但更多的却是庆幸,庆幸娘亲未曾见到今日种种,也就不必经历这万般心痛。

屋里陈设分毫未动,明明已经过去了那么多年,却仿佛从未改变。他坐在床边,举起双手兀自看着。手心手背皆是干涸的斑斑血迹,层层叠叠盖得掌纹也看不见,甚是触目惊心。若不是一身黑色,只怕这身上血迹也是十足骇人。娘亲该不喜欢血腥味,但他此刻只觉得极累极倦。就在刚刚,他于下界捕获谢衣,一剑透穿心脏。他用咒法将其魂魄躯体强行缚住,带到瞳那里,可瞳说谢衣死了。是的,谢衣死了。就算他术法再怎么强横,谢衣也还是死了。可瞳又说他可以用蛊虫和偃甲续命,他便应了好。他看着瞳一点点地替换谢衣的五脏六腑,一点点把蛊虫植入。他觉得他应该很难过,但他好像没有。瞳说手术需要做很久,叫他先回去休息。他觉得也好。临走前他记得自己还强行消除了谢衣的记忆,他说他要从头调教一个听话的。巨大的灵力耗费令他觉得累极了倦极了,以致神志不清到他恍惚觉得自己用手指抚摸了谢衣的脸。回来的路上,他脚下软绵绵的,也不知怎么地就走到了这里。

他侧身躺着,闭起眼,仿佛回到那个小小的自己,端坐在娘亲膝上。娘亲温柔的嗓音就似在耳边,说春天的风和阳光都是暖的,说雪和冰都会融化,说树木会开出各种各样漂亮的花朵,说鸟儿们也会从南方飞回来。然后忽然一道绿色的灵光袭来,划破长空。他又看见谢衣跃在半空,持刀而立,金色咒诀绕刀飞驰,绿色枝蔓随着刀光向他蜿蜒而来。谢衣便踩着那枝蔓走到他面前,笑着喊他师尊。那笑容可好看了,温和又明亮,像漫漫春日生机勃勃。谢衣探出手抚在他眉间:“师尊,总这么皱着眉头可不好。”他忘了责怪徒弟僭越的举动,只心想谢衣的手怎么这么凉,像雪花一样。然后就真的下起了雪,藤蔓裹着谢衣在漫天大雪中似欲后退而去,他伸手去抓。谁知手刚一碰到,谢衣就砰地一下变成了无数绿色的光点,夹在纷飞的雪花里,渐渐消失不见。天与地之间,惟白雪皑皑。他倒在雪地里,任由那茫茫大雪将他一点一点慢慢吞噬。

----------------------------------------------------------------

     半年后,瞳忽然告诉他谢衣的活傀儡做好了,当天夜里他便去了瞳那里。亘古不变的月光照在地面上,他无声的走着,只觉月色清冷。想他苦心谋划,时至今日却仍未能去看过一眼真正的春色究竟是何模样。不过也罢,多半是些无聊景象罢了。

瞳将他领到七杀祭司殿内深处一间房门前,用未被遮住的右眼意味不明地看了他许久。“有何不妥吗?”他微怒。瞳正色道:“阿夜,门后之人已不是谢衣,你可清楚?”他冷冷一笑,神色如常:“自是清楚。”瞳点点头,替他推开那扇门。他走了进去,黑色的大祭司服绕门轻轻一带,咔哒一声。

     漫漫春日,梦终是醒了。  


END


评论(1)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