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口属性你是谁

[沈谢] 春暖 (上)

一时兴起之物,下可能有可能没有。如果写会写沈夜视角。脑补一大片,见谅。

-----------------------------------------------------------------------

       下界的花开得极其繁盛,桃红、浅粉、玉白,高高低低,远远近近,满当当地开了一树又一树。下界管这样的时节叫做“春”。流月城没有春,不过是冷些、再冷些、更冷些的差别罢了。他们只数月份,一月月数过去,一天天数过去,数向五色石烧光、神血耗尽,数向无尽的黑暗,数向城破族灭。

      谢衣坐在廊下,啜了一口泡好的新茶,馥郁的香气沁进五脏六腑,好不舒适惬意,倒也不枉这佳好春日。他盯着脚边七零八落的偃甲材料,心想若这偃甲人真能做成,便叫他四月好了。人间四月芳菲,是他最希望能让族人,尤其是他最敬爱的师尊领略到的美景。念及于此,他便也顾不得疲累,叮叮当当再度捣鼓起来。那时他刚逃去下界不过几年,深感下界地大物博,一心认为不出多时,定能寻得两全之策。到时回去乖乖认个错、服个软,师尊就算一时难消怒气,罚他些时日最终也还是会心软,就和从前每一次一样。他这样想着,像春日里柳枝吐出新芽,又像是春笋雨后破土,四处生机勃勃充满了希望,仿佛没有什么不可也没有什么不能,剩下的只是漫天漫地的期待和绵延悠长的思念。他不知道后来那偃甲人当真言谈举止若春风拂面,叫人见过就再难相忘。只是那时他却早已忘记了一切,也忘了自己。

-----------------------------------------------------------------------------

       谢衣到底还是把那偃甲人给做出来了,也当真给他取了名字叫四月。平日里事务繁杂,做得不甚精细,除去手指十分灵活,余下的却是能省就省,面上他也就随便画了个X,看着倒有些像一对笑着的眼睛,就是莫名有些滑稽。他注入了些许灵力,好叫那偃甲人能听懂他的指令,帮着一起做做偃甲什么的。做得累了,他便盘着腿坐在地上,叫那偃甲人给他泡些茶水来。只是那偃甲人不擅于此,不是加多水,就是放多茶,直到后来遇见阿阮才好了些。

       那日也是如此,他坐在地上靠着院中桃树,喝着偃甲四月给泡的茶。入口偏苦涩,想是茶叶又给放多了几撮。他说四月啊,你下次少放点茶叶呐。四月愣头愣脑地点着头,也不知是真听懂还是只是顺从地点头罢了。他就想着若是能有个得力的小徒儿就好了,就像当年的自己一样,倒是把自己从前闯祸捣乱给忘得一干二净。阳光晒在身上暖暖的,暖得他不知不觉就睡了过去。梦里面的流月城竟也是一派莺飞草长的春日景象,他看见师尊的身影在一树树的花下不断闪现,待他追过去却又不见了。他慌着拼命喊师尊师尊,却没人答他。他就站在树下,任落英缤纷,仿若一场春雨。

       他醒过来,发现自己头发身上都落了许多花瓣,四月仍在旁边乖乖地磨着偃甲的零件。他用手指把花瓣一片片捻下,心里浮浮沉沉的。他忽然有些害怕,如果他真的找不到两全之策该怎么办?他那远在天上的故乡是不是就再也回不去了?他的师尊是不是……再也不会原谅他了?

-----------------------------------------------------------------------------

       谢衣绘完图谱已是深夜。月光如银沙,洒在春日竞开的花上,平白生出些许温柔。他轻轻掩上图谱,那图谱最后一页写着:“余毕生所求,不过穷尽偃术之途,以回护一人一城。惜而天意弄人,终究事与愿违,如之奈何。”再过两日他便要起身去捐毒,这一去还不知能不能找到传说中的指环,也不知道这指环是否真有用处,更不知能不能……平安归来。他想起瞳曾经说过他太倔,但他们谁又不倔呢?人到底都是很固执的,尤其在选择要走哪条路时,更是半点不能强求。所以他和沈夜、沈夜和他,谁也强求不了谁,谁也逆转不了谁。这大概就是他们的命数。从他站在长长的甬道入口时,就已经定下了。

       他收好图谱,又穿过里屋,顺手取了一套自己的衣服,然后手指在墙上机关处一动,一间密室随着吱嘎声显露出来。密室里站在一具和他一模一样的偃甲人。精致无二的五官和手足,就连嘴角的弧度都是经过了精心计算。谁也不曾想到,大偃师谢衣竟然做了一个自己。

     “对不起啊,四月。”他把衣服一件件地给偃甲人穿上,动作娴熟,就像给自己穿一样:“这几年让你一直呆着这里面,一定闷坏了吧?”偃甲人紧闭着双目,一动也不动。是了,他下了休眠的命令,这偃甲人又怎么可能会回应他呢。他自嘲地笑笑,笑容依旧温和却在这夜里多了几分寂寥。他并起两指点在偃甲人的额头,灵力源源不断从他体内注入:四月,若我三个月后还未回来,你便就是我,谢衣。此生你绝不可轻易踏出静水湖,务必远离流月城的人,只需延续偃术,造福百姓即可。若有一日你同师尊相遇,尽量逃跑,切勿……切勿伤他性命。

      施法完毕,谢衣脱力躺倒在地。他长叹了口气,闭起眼:愿这偃甲人永无成为谢衣的一日。

----------------------------------------------------------------------------

      谢衣躺在沈夜怀中,感受到四周大量灵力波动,想来是沈夜用术咒将自己的魂魄躯体强行缚住。他知道他不该在沈夜问他可否后悔之时硬邦邦地答他不悔,也不该说那些“往者已不可追”“师徒之义早已断绝”之类的话,他知沈夜必怒。今日种种果真未出他意想片刻,毕竟那可是他的师尊呀,他一直都知道的。只是这般相遇、这般处境,他又能说些什么呢?再给他一次的机会,他必定还是会选择同样的道路,他未曾愧对,也当真不悔。只是这人生一世,他到底还是辜负了师尊,然如若重来一遭,他仍盼望成为沈夜的徒弟,叫那令他骄傲的尊敬的爱慕的人一声师尊。

        他明显感到自己的意识越来越模糊,沈夜神血加持的灵力在他周身游走,暖洋洋的,像极了四月的春阳。是了,他还没带师尊看过真正的春天呢。他们该一起坐在廊下,叫阿阮给泡上一壶清香的新茶,就着四月端来的桃酥甜糕。白色的蒲公英被风轻轻吹起,一树一树的花开得格外灿烂,南归的燕衔来泥土修筑檐下的新巢,阳光是那么的暖,而他们笑看这同一片春色。

       漫漫春日,终是永不醒来的梦。

---------上(完)------------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