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口属性你是谁

[叶莫] 捉迷藏 (1END)

就随便存一下好了,莫凡视角

--------------------------------------------

黑夜何其漫长,静寂的潜伏,直至被光撕裂。 

一、 
莫凡从小就特别擅长捉迷藏,常常别的小朋友被父母叫回家吃饭了,他都还没被找到。闲置的水泥管、废弃的杂物间,甚至是老人预置的棺木,都是他藏身的好地方。他缩在这些角落里,听小孩子的脚步声跑来跑去,听他们尖着嗓子叫嚷,一动不动,耐心十足。那一日也一样,天色一点点暗下去,周遭都不再听见人声,他才又偷偷地出来,院坝里空荡荡的,只有夜风轻卷地上的落叶。而那一日之后,他的生活许多事都不同了。他渐渐地不再和孩子们一起玩,他的世界愈发悄无声息,午夜宁静无边的黑暗,而他隐匿其中。 

长大后的莫凡依旧擅长捉迷藏,或者可以说精于此道,荣耀战场上,毁人不倦拾荒者的大名在神之领域可谓响当当。很多人讨厌他,但他并不在乎。谁讨厌,谁喜欢,都与他无关。他只是觉得这样的生活不错,简简单单,与人没有太多牵绊,就连交易买卖也可以不用见面。他只需要潜伏、突袭、逃命,然后就可以大致养活自己,多好。游戏里光影绚烂,耳机里声效逼真,这亡命的奔逃和剑起血飞的画面也渲染出几分紧张刺激,倒叫人真忘了此刻身处黑夜,倒叫他真忘了此刻身处黑夜。 

二、 
君莫笑是莫凡人生的意外。严格意义上来说,初次见面还是很愉快的。同为拾荒者,合作得不错,把各大公会也玩了个遍,杀得酣畅淋漓格外爽快,除了对方总有些嘴欠。但哪知自己的身手就给对方瞧上了,为那个“我要组建个战队”的狗屁理由,跳出来搅乱了莫凡的人生。大号杀完杀小号,自己杀不算,还号召各路人马不分昼夜一起杀。杀得莫凡心生绝望,恨不能把那个君莫笑挫骨扬灰。 

在他连着三天做梦都梦见君莫笑和他的千机伞后,他终于是气不过一时冲动答应了那个家伙,想去当面质问,结果又一时冲动留了下来。再然后,他惊诧于那个人的技术、那个人的际遇、那个人的热情,当然还有那个人的没下限和无节操。 
他慢慢忘记了想要对质的问题,慢慢忘记了来时的初衷。他还是不爱和人交流,但已经很努力地磕了一把瓜子以示友好。他依旧习惯于只是安静地在一旁观看,看那个人眉飞色舞讲解时蠕动的喉结,看那个人精于微操灵活好看的手指,看那个人眼里的笑,看那个人嘴角叼着燃了一截却还没掉下的烟灰,看那个人极其偶尔流露出的略微惆怅。他觉得这样也不错,躲在黑暗里,看灯光落在那个人的脸上,照得眉眼都微微泛着光。 

三、 
其实转身开逃的时候,莫凡也没有具体的想法,只是下意识地就这么做了。但他没想到那个人居然就这么跟着他一起逃了起来。五对二,用脚趾头想想也知道不可能有胜算。莫凡有些惊诧,有些开心,还有些舍不得。他也不知道是从何时起,他越来越想多和那个人站在一起,多一点,哪怕只多一点的时间也好。他不自觉地想帮那个人减轻负担,不自觉地想看对方笑,想听到对方的赞扬。他脸上还是没什么表情,可谁也不知道他心里已经绕了多少个弯。他不再是拾荒者毁人不倦,他是兴欣战队的毁人不倦,是君莫笑身边的毁人不倦,是……那个人总回头看着的莫凡。 

是的,在兴欣,他说不出留下,也说不出离开,他就这么在那里,像从前无数个日子一样,默不作声地在那里。可是那个人,却总是回头看他,像是怕把他弄丢了一般。每次他回头,莫凡都有点紧张,但又有点小小的欢喜,还有一点点期待。 

所以在折回身去救那个人的时候,莫凡一点儿也不感到惊讶。他知道他已经做不到不再理会那个人。想到这里他又有些生气。明明他躲在自己的黑夜里好好的,那个人却不讲道理自说自话地就把手伸了进来,生生撕开一条口子,于是光就这么漏了进来,带着黎明的清新,还有淡淡的烟草味。 

那天回到宿舍,他看着镜中的自己都有点陌生,到底是什么时候,那光都漏进自己眼里去了呢? 

四、 
后来有一天苏沐橙忽然和他说,从前看过一篇小说,讲人越是抗拒的东西往往越是心底渴求的东西。他最擅长捉迷藏,所以他最不喜欢被人找到。可他却那么清晰地记得,那个人操纵着一身花里胡哨的君莫笑,肩上扛着伞出现在他面前,笑得有点贱有点得意又有点温柔。 
“找到你了。”那个人说。 
嗯。他在心里轻轻地应了一声。 

END

2013-10-28 /  标签 : 全职高手叶莫 92 1  
 
评论(1)
热度(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