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口属性你是谁

[乐周乐] TRUE LIGHT(3)

最近因为项目太忙了所以更新极其缓慢。虽然很努力也只写了个渣渣,我自认为前一段是周乐,后一段是乐周。完全不会炖的我,也不知为何非要为难自己,但这篇文的初衷本就在此,所以虽然写得废渣废渣的也请大家见谅。之前放出的那篇因为众所周知的缘故删掉了,重新来一个

全文:点我 (乃们懂的!


白鹭酒店,1503。


 不可说


许是喝过酒的缘故,许是少经情事的缘故,又许是太过紧张兴奋的缘故,第二日周泽楷直到经纪人打来电话,才从睡梦中醒过来。他机械地诺诺应着,双眼却目不转睛地盯着旁边空出的床铺,张佳乐不知何时已经离开。若不是满屋凌乱痕迹,他真要怀疑昨夜种种不过是自己的一场臆想。他挂了电话,翻过身趴在张佳乐睡过的空位上,体温早已不复存在,唯有春末夏初的微凉自这片空白渗入肌肤。

 

过了两日,周泽楷重返剧组,张佳乐见到他与往日并无两样。初时他心中还有几分失落,但很快紧张的工作就分去了他全部的精力。这天他有两场打戏,又是在夜里,被威压吊了整个晚上甚是疲累不堪,就连助理也没让跟着。回到住宿的客栈,他一抬头便看见张佳乐房间的灯还亮着。橘色的暖光透过雕了花的木窗户照出来,像躲在薄雾后暖融融的太阳。他忽然就想起前两日拍的那出戏,他偷藏在百花的院子里,张佳乐的房间就在不远处。油灯的火光微微跳动,将张佳乐的影子在白色的窗户纸上刻出剪影,而他就站在那里一瞬不瞬地望着,像是爱,像是恨。当时拍戏的时候脑子里在想什么呢?他此刻竟想不起来,只抬眼望向那些淡淡的光芒,戏里的影子渐渐与他重合,一点点融进去,终于分毫不差。

 

“感情这种东西,本来就是多余的。”就在那片淡淡的光芒之下,张佳乐正默念着台词,猛一抬头,却被镜子里的自己吓了一跳。那眼神里流露出的冷淡,仿佛要把空气都凝结成冰。他摇摇头,自嘲地笑笑:莫不是还真要中了王杰希的奸计,把自己生生给套了进去?!他仰面躺在大床上,脑子里翻滚着许久都不曾出现的那些事情。那时候他正春风得意,一门心思想要和搭档一起在电影上奔个奖,谁知拍戏途中搭档发生了意外,甚至被迫退出圈子,而他堵着一口气,硬是想着法子把剧本从双主演改成了单演,自己独挑大梁,只可惜最后虽也算博得满堂彩却终究未能如愿。后来又接了几部戏,部部都拼足了劲,上天却好似非要跟他较劲地偏不遂他愿,就连票房也大跌。娱乐风向转得最快,什么票房毒药、票房杀手的帽子一个接着一个往他脑袋上扣。经纪公司眼看情况不妙,几经辗转,替他同业内一名重量级的评委搭上了关系,摆了一桌饭局。那评委三巡酒下肚,手脚就开始不老实起来,张佳乐哪忍得下这份冤屈,当场摔门而去,把那评委气得够呛。不出三日,各大报纸上全是抨击张佳乐的负面消息,评论也尽是尖酸刻薄之语,更有甚者编了些子虚乌有的事情,说得是鼻子是眼,仿佛他们个个都亲眼见过。他那时心高气傲,一怒之下退出娱乐圈。谁知退了圈之后才发觉日子也难过,不知到底可以做些什么别的,更何况心里总还是系着这个世界,系着影院里的大屏幕。就像叶修说他的那句:“张佳乐,你离不了这个世界的。”

 

张佳乐越想越烦躁,索性起身摸了根烟走到房外,却一下就看到了站在楼下的周泽楷。两人四目相对,皆是一错愕,但张佳乐旋即笑起来,扬扬手里的烟:“拍完了?”周泽楷有些赧然地点了点头。“那怎么还不上来?”张佳乐又问。“就上来。”周泽楷说罢,也就当真往里走了走,身影一下就隐没在了楼道之中。

这客栈全是用木头搭建而成,鞋子踩在楼梯上笃实的脚步声便闷声传来。张佳乐拿着烟靠着栏杆也没怎么吸,捏在指间看它慢慢燃,任由那猩红色的火光一寸寸凝成发白的烟灰,然后坠落,掉在地上摔得粉碎。他仔细听着周泽楷的脚步声慢慢由远及近,感觉甚是奇妙,令人错觉那声音仿佛是专为自己而来,一下下像是敲在心坎上。一双青灰色的戏服布鞋从黑暗之中走出来,走到他面前,脚步声终于停了,声音有些迟疑:“张佳乐前辈?”张佳乐这才抬起头:“叫我张佳乐就可以了。不是都上过床了吗,还这么拘谨做什么?”他故意调笑,然后果不然看见对方立马变得促狭不安,顿感有趣而哈哈大笑起来。


不可说 

TBC


评论(4)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