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口属性你是谁

[乐周乐] TRUE LIGHT(1)

娱乐圈PARO,私设多,比较扭曲

本人攻受无差派,目前暂时写好的肉是周乐,不确定之后会不会乐周,如果最后没有互攻我再来改标题。

-------------------------------------------------------------------------

张佳乐眼光斜睨过半跪在地的周泽楷,像是看到刚从地狱里爬回来的鬼——污脏的血黏着头发顺了额角往下淌,脸上错横着好几道血淋淋的伤口,甚是骇人。只可惜张佳乐见得多了,连眼皮都懒得抬一下,许是从天上坠下个神佛他还能多几分惊异。他仍旧立在花圃中央修剪花枝,裹了一袭朱色袍子,灰天暗地里仿佛红艳艳地要滴出血来。他拿剪子铰下一朵蔷薇,递到周泽楷的面前。一串小紫檀木穿作的佛珠绕在他腕间,不多不少整好一百零八颗,泛着古朴温润的光泽,可他却是不信的。刀尖上舔命的人,信了佛难道就会保你一世平安么?简直笑话!

 

花朵自他指间盛放,四月春光,日暖花香。

 

“卡!”随着场记一声打板,四周响起“收工了,收工了”的欢呼雀跃。张佳乐慢慢把手收回去,指尖捏着那朵蔷薇的根茎来回捻动,仿佛不经意地将它又丢回周泽楷的脚边。他抬起头,原先的淡漠收得干干净净,面上挂起明亮的笑容,朝导演那边走去。他总是这样笑,从出道到现在,从习惯成为招牌,再化作骨血烙进身体里。可他自己知道,他的眼底并没有笑意,但他笑起来好看,这就够了。入行十年,他总算学会利用自己的优势,不再傻愣愣执拗地撞得头破血流。

 

王杰希见他来了,从旁让了让,他便凑上去一起看。他俩也称得上是半个熟人,论年纪王杰希还要小他一岁,但凭借变幻莫测的拍摄手法和丰富细腻的情感刻画已在业内颇具名气,处女作就拿下了“最佳新锐导演”,反倒是张佳乐摸爬滚打这么些年,总是数次提名偏偏就离获奖差了那么临门一脚,不可谓不可惜。因而这回王杰希找他约戏,又听说是金牌编剧方士谦的本子,张佳乐二话不说就接了。待拿到了剧本,他才发现这回王杰希拍的东西有点不一样。故事讲的是古代一名御史遭人暗杀,其子为替父报仇一路追查,最终得以成功潜进神秘的杀手组织,谁知却假戏真做爱上了杀父仇人。又俗气,又老掉牙,但偏偏这杀父仇人也被设定成了男人,于是便多了几分不同的意味。复仇、血腥、武侠,还有鲜少触碰的同性禁忌,尽是令人血脉贲张的商业元素,可王杰希拍起来就全然不是那个模样:昏黄交错的光影,暧昧不明的纠缠,看起来支离破碎的情绪,被他一点点串起,仿佛手腕上的佛珠,摇摇晃晃碾过心尖。

 

张佳乐演的是杀手组织的头目,也就是当年刺杀御史的杀手,而周泽楷则饰演那名复仇的御史儿子。王杰希坚持在电影里用他们的本名,说要给观众造成一种平行宇宙的时空错乱感。张佳乐嗤笑,心里暗道:借什么观众的由头,真盼着错乱的怕是演员自己,呸!真够心脏的,老子偏不上当。

 

他脑子里迷迷糊糊想着这些零星琐碎的事情,一面透过监视器看回放:正是刚才那一幕,周泽楷半跪在地,垂着眼,浓密的睫毛轻微地颤动,刀伤也都隐在了阴影里,抿着的嘴唇和下颌骨的线条像是工笔刻出来的一般。他想这样好看的脸往大荧幕上一放,别说那些小姑娘忍不住要花痴尖叫,怕是连他都要凝神三秒。而监视器的后方远处,周泽楷拾起脚边的花站起身来,他的小助理携着化妆师赶紧上前,替他把脸上逼真的血痕给擦去,渐渐露出精致的五官和俊朗的面庞。

 

周泽楷是模特出身,因着一副好皮囊,被拉去拍了几部偶像剧,人气登时跟坐火箭似地蹭蹭蹭一路狂飙。可他总说自己想演电影,有人鄙夷他拿腔拿调故作姿态,有人轻蔑他不知轻重自命太高,但王杰希没理那些闲言碎语,仍旧朝他抛来橄榄枝,只说:“好好演。”他自然是求之不得。孙翔知道了拽拽地冷哼一声:“他王杰希还不是想借你人气拉票房,你可别傻乎乎真觉得他是个伯乐”。孙翔与他同公司,素来为人倨傲,他也就淡淡地回了一笑,颇有些宠辱不惊。等到现场见着另一名主演竟是张佳乐时,他才惊喜地意识到王杰希这回抛来的不光是橄榄枝,还是黄金做的橄榄枝。张佳乐,张佳乐。他在心里反复轻声念着这个名字,仿佛心脏连着脉搏都在薄薄的肌肤之下隐隐鼓动,连同那许久之前的记忆喷薄而出。张佳乐是不记得他了,可他却是记得清清楚楚。

 

那是个夏日,天气特别的热,知了在树上不知疲倦地叫着。他那会才刚入行不久,被经纪人安排参加了人生的第一个大秀场。整个秀场后台像个偌大的迷宫,他上个厕所出来就怎么也找不到休息室。正着急,旁边有个人路过,拍拍他的肩示意他跟着自己走。那人比他稍矮一点儿,染着红色的头发,毛刺刺的,耳朵上打了一排耳钉——后来才知道当时正在拍戏才搞成这副模样——手插在口袋里,微弓着背晃晃荡荡地在前边走。他就跟在后边,因为紧张而情不自禁盯着那人零碎的发尾下露出的那截白皙的脖颈。周遭都是忙忙碌碌跑来跑去的工作人员,而他的世界却只剩下那一点点白皙,仿佛又染着红。那人忽然回过头:“你是紧张吗?”他点点头又摇摇头。那人就笑了,露出两颗小小的尖牙:“到时候也跟在我后边就好了。”还未等他反应过来,那人指指房间示意他到了就又径自走开。待到正式走秀开始,他才终于懂得那个人说的意思。原来那人就是今晚秀场的特邀开场嘉宾张佳乐。他走在最前面,头发被重新精心打理过,梳了一个大背头,搭配着身上JEW.DL亲手设计的休闲西装,自信、骄傲,却又并不狂傲,甚至带着几分闲适的悠然和蓬勃的活力。周泽楷跟在他后面,紧张的情绪渐渐消散,脸上虽仍旧保持着模特职业的面无表情,心里却不自觉勾起一丝微笑。回家之后他立刻找出了张佳乐所有的作品,看他在电影里或哭、或笑、或悲伤、或欣喜,他竟觉得是那样的真实,仿佛都是活生生的张佳乐,隔着屏幕触手可及。张佳乐笑起来是那么的好看,好看到周泽楷情不自禁地想要靠近他,再靠近一点,更靠近一点。

 

现在想来那大约是张佳乐最好的时候,身边有最可靠的搭档,人气节节攀升,浑身上下散发着明亮的精神气,前途一片大好。可惜隔年就发生了一连串糟心的事,周泽楷眼睁睁看着张佳乐的精气神一点点黯淡下去,像颗摇摇欲坠的星星要滑进暗无天际的宇宙深处。后来张佳乐退出娱乐圈,但过了约莫一年换了个东家又再度复出。他重新笑起来,像是星星又回到了原来的轨道,可周泽楷觉得张佳乐的眼底没有了笑意,可他笑起来还是那么好看,就算令人有着蜡做的翅膀会被太阳烤化的疼痛和不安,却仍旧想要靠得再近一点。他仿佛被梦魇住了,在张佳乐并不知道的地方被张佳乐三个字编做的网困住,挣不脱,也舍不得。他觉得自己也没什么救,倒是像极了电影里复仇的那个自己,明知不可为也无法抽身。

 

周泽楷把那朵蔷薇摊在手心,花瓣被揉得有些破,可颜色还是极好,自花蕊处沁出粉嫩嫩的红。他慢慢合起手掌,花朵被卷压成一团,柔软地触碰着他的手心。那些摇曳破碎的光影落在他脸上,把表情斑驳得一片模糊。

TBC

评论(8)
热度(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