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口属性你是谁

[张张]十分之七只布谷鸟(6)

剧情已经不可避免地走上了狗血雷,务必谨慎食用!

作者还作死搞了不能描述的部分,脑内是金O梅般旖旎,写出来就是地摊小O书,估计天雷滚滚。人生从来没写过这么长的OO!

无常识瞎写,如食用不适,万请直接跳过!

本章新乐,但以后可能会有乐新。

------------------------------------------------------------------

张新杰到底年轻,底子也好,在张佳乐处养了几日竟也就好了一大半。张佳乐那屋子窄,床也只得一张,两人都揣着那门子心思,呆得近了也难免亲亲抱抱,摸摸搂搂,只是碍于伤势也就从未做到最后。



第二日天刚蒙蒙亮,张佳乐在一阵微弱的窸窸窣窣声音中半梦半醒。过了会儿声音消失了,他感到有目光停在了自己的脸上,接着一个轻巧的吻从唇上掠过,让人想起蝴蝶探入花心的柔软触须。但他实在是困极了,腰部的酸痛也令他感到倦怠,就连睁开眼睛也毫无力气。他就迷迷糊糊地哼了两声,又沉沉睡了过去。

再醒来已近中午,张新杰已经不在了。东西都依原样放着:牙刷、毛巾和借穿的他的睡衣。张佳乐从床上坐起来,揉着头发发了会儿呆,起身把牙刷和毛巾扔进垃圾篓里,又拿起睡衣在鼻尖下蹭了蹭,隐隐约约还能闻到点张新杰的气息。他一边暗骂着自己变态,一边把睡衣泡进了放过洗衣粉的水里。

张佳乐给自己拾掇了下就出门搭了巴士去了油麻地。他今天没班,特意跟老板请的假,原想着带张新杰来尝尝客人推荐的海鲜粥。那家店人挺多,他在外头还排了会儿队。他点了个一人份的粥还有一碟炒粉,味道还不错就是饿慌了吃得急,舌头被狠狠地烫了下。

吃过饭在附近乱晃,看见有电影院,张佳乐就用本来打算请张新杰吃饭的那份钱买了张电影票。电影不太好看,他光记得里头女主角哭得嘶声力竭跪在地上喊:“你为什么要离开我?!你是不是不爱我了?”那男的远远望着她说:“我爱你,但是对不起。”然后就头也没回地走了。张佳乐觉得真他娘的扯。

看完电影出来,张佳乐便径直回了家,洗了睡衣还拖了地。中午吃的晚又吃得多,晚饭就随便塞了点零食,冲过凉躺床上看了会儿电视就睡了。他不跟自己提张新杰,就好像之前一切不过是个梦。梦醒了明天还是要上班,日子该咋咋地,也没什么不一样。


评论(3)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