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口属性你是谁

[乐新/微张佳乐中心] 同船

群作业, @雁过有声 出的题目,据闻原意是古风,但是被我写得偏去了北冰洋的犄角旮旯。士下座。

本文主张佳乐视角,大量脑补加妄自揣度,笔力不及想表达的万分之一。千万慎!慎!慎!

最后惯例安利:

张张群:361496937 (群里有各种美味的太太,大家不来舔一舔吗?!)

------------------------------------------------------------------------

1、

百年修得同船渡,千年修得共枕眠。

 

那会子放暑假了,电视台里就整天整天地播。张佳乐穿着背心裤衩嘴里塞着冰棍,坐在姥爷高高的藤椅上,小腿悬空地一晃一晃,含含糊糊地也跟着瞎哼哼。

 

他那时还小,看不大懂,就觉得里面那个白娘娘长得还挺漂亮,有点像学校里教音乐的赵老师。不过里面有妖精,有妖怪,还有鬼,打来打去的特别精彩。他尤其喜欢大战蜈蚣精的那场,五色光影嗖嗖嗖地飞来飞去,一个屏幕花花绿绿的。

 

好看!

 

他盯得出了神,冰棍就融了,糖水顺着手肘滴了一身。晚上回家不出意外地被妈妈夹在胳膊下打了屁股,不开心!

 

2、

所谓三岁看老。

 

长大后的张佳乐成了一名职业的游戏玩家。游戏里的技能光影那多棒呀。他的角色又是个弹药师,加上他自创的百花式打法,一个屏幕上全是嗖嗖嗖飞来飞去的花花绿绿。

 

那个世界也是斑斓耀眼,五光十色。

 

好看!

 

退役178天的张佳乐坐在电脑屏幕后,也还是这么觉得。

 

3、

一百七十八天。

 

张佳乐记得那么牢,倒不是为了刻意提醒自己,只是因为难以忘记。

 

他最美好的、最欢喜的、最遗憾的、最失意的、最痛心的青春都交付给了那个世界,像是谈了一场最刻骨铭心又弥足珍贵的恋爱。

 

笑着哭,哭着笑。

 

世界失了颜色也可以继续转动,只是不再那么精彩。有人生存如蝼蚁,便觉得世人也该如蚍蜉。你不该撼大树,也休想过沧海。

 

但他偏不愿。踮起了脚尖,偏想要去够着那一丁点儿的光彩。

 

然后被命运碾碎在滔天骇浪中。


4、

那时候他是真的累了。浑身上下没有一处不疼,手指,头和心脏。他觉得自己耗尽了最后一丝力气,却堪堪看着百花被浪卷走无能为力。

 

海水铺天盖地向他袭来,灌口呛鼻。他越沉越深,像是要堕入无尽的黑暗之中。

 

也许会就这样死掉吧。

 

那就死掉吧。

 

5、

可惜张佳乐还是没有死。百花也没有。

 

他们各自趴在浮冰上,任由彻骨的寒冷拍打着身体。他们伸手都够不着对方,但他们的的确确又都还活着。

 

或许是因为都偷偷藏起了那簇名为梦想的小火苗,小心翼翼地拢在心口,不明不灭。

 

6、

后来,他们都被救了起来。

 

是不同的船。

 

但都亮着灯。

 

7、

张佳乐收到霸图战队邀请的时候,没敢立刻答应。他觉得这事儿得慎重,必须好好考虑考虑。

 

他考虑了整整一周。

 

一周后,霸图的经理来问他意见,他说还要再考虑考虑。

 

他也不是没想过复出,也不是没想过复出不是回百花。但他还是觉得这事儿要认真想,他往上压的可是全副身家呢。

 

他那所剩无几的青春。

 

8、

张佳乐没料到张新杰会来找他。

 

对方一如既往地梳着整齐的发型、穿着整齐的衣着。倒是张佳乐,看着比从前瘦了许多。

 

他们在家附近随便吃了晚饭,期间张新杰礼貌地问了问他退役的生活。

 

张佳乐说挺好的。这也不算是假话。

 

只是不快活,他却没说。

 

8、

吃完饭出来,天已经暗了。他们就沿着张佳乐家附近的湖边走。张新杰这回没再多问什么,简单明了地说了来意。

 

张佳乐说其实你给我打个电话,或是敲我QQ就好了嘛,何必跑这么远。

 

然后他就听见张新杰说:“邀你复出加入霸图这主意是我出的,我有责任。”

 

再然后,他听见张新杰又说了一句:“还有,就是想来看看你。”

 

语气淡淡的,透着张新杰式的一本正经,但就是特别温柔。

 

张佳乐知道张新杰来看他恐怕是为了确认一下他的状态,看看他是否还担当得起这份诚邀,可他就是听得鼻头一酸。

 

他觉得自己老没用了,有点情绪化。

 

9、

张新杰会选他入霸图自然是有自己的道理。他把话说得通透彻底又分析得头头是道。张佳乐听着都觉得自己没有拒绝的理由。

 

他于是笑着说:“这下好了,我们成了一根绳上的蚂蚱。”

 

张新杰却纠正他:“不,我们是一条船上的人。”

 

他就又笑:“有何不同?”

 

张新杰说:“蚂蚱是怕死才把自己绑在一起。而我们的船,是开往冠军。”

 

那一刻,他在张新杰的眼里看到了自己心口上的火苗。

 

“好,去拿冠军。”他说。

 

10、

想要冠军!

 

他还是想要那点光彩。

 

难得人世走一遭,不甘心就这样浑浑噩噩地过一世。

 

总要燃烧一次看看,就算点不燃梦想,至少可以照亮前方。

 

11、

从K市飞往Q市的那天张佳乐运气不错地坐到了靠窗的位置。

 

飞机越过云层,晴空万里。太阳近在咫尺,光芒四照,映得脚下云海舒卷翻涌。

 

他手里捏着他的新账号卡浅花迷人,是退役后不甘寂寞又重新练的一个弹药师角色。而他知道,他的百花缭乱此刻正在霸图等着他。

 

要去见哥哥了呢。他在心底对浅花迷人说。

 

12、

到霸图楼下来接他的人依然是张新杰,但拎着行李上去的时候就看见了韩文清和林敬言。

 

张佳乐摸不准Q市的天气,乱七八糟带了许多东西还有一些K市的特产。林敬言笑着说:“东西怎么这么多。”然后就顺手接了几样过去。韩文清冲他点了下头,也帮着拿了些。

 

肩膀一下子就变得轻松许多。

 

13.

张佳乐又重新过起了宿舍、食堂、训练室三点一线的生活。单调乏味却特别满足。只有一点,他不太喜欢。他是入了队才发现张新杰这人可劲儿烦,特别爱管他。

 

张佳乐,别把青椒往外丢。

张佳乐,睡前不要玩手机。

张佳乐,手操还差二十三秒。

 

眼镜的镜片闪过一阵阵的光。

 

他说张新杰你能不念叨我吗?

 

张新杰说不行,我拉你上的船,我得对你负责。

 

他还要辩解,结果对方就从霸图的总体规划说到张佳乐个人的全面发展,从世界观人生观说到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从德智体美劳说到力智体加精,条理清晰逻辑明了,令人无法辩驳。

 

张佳乐投降:“你负责,你负责,我让你对我负责行不行!”

 

张新杰很满意,张佳乐不开心,于是继续和对方每天斗智斗勇。

 

14、

张佳乐并不知道,他在霸图逮着劲儿地欢,严谨刻板的张副队其实是打心眼里高兴的。

 

他永远忘不掉第一次在联赛上见到张佳乐,他就被对方意气风发的嘚瑟样儿给吸引住了。张佳乐就跟百花缭乱的技能一样,又好看又闪亮,迷了人眼,乱了人心。

 

后来霸图队伍调整,张新杰自然是从霸图的立场上认真分析后觉得张佳乐是最合适的人选才决定邀请对方复出加入的,但若说真的一丝私心也无,那也是说不过去。

 

去K市找张佳乐谈谈是战队的意思,但他却很高兴这份差事。看着比从前瘦了一圈,精神也不大好的张佳乐,他觉得心里说不出的难受。他只恨手里没个十字架,没法儿一股脑儿地用光所有回复术给对方刷刷血。

 

结果他就忍不住说了许许多多的理由,生怕对方拒绝加入。等到张佳乐笑着说他们是一根绳上的蚂蚱时,他才注意到自己已经失了态。

 

待张佳乐真进了霸图,他眼看着对方一天天地长起了肉,一天比一天欢腾,他就庆幸自己的决定没有错。

 

他把张佳乐带上了自己的船,他们就终将抵达鲜花和荣耀的彼岸。

 

15、

那一句“你为什么要走”的哭问令张佳乐始料未及。

 

但他还是举起了枪。

 

他清楚,他和百花都是隔着伤口各自疼。但伤口总要结疤,他向前,百花也向前。

 

漫天光影中他看见了曾经的繁花血景。

 

然后他说了再见。

 

繁花血景,再见。

 

百花,再见。

 

对不起,这一回他的同船人是霸图。

 

而他也高兴,因为他看到了百花也有了自己的同船人。

 

他们,都不是一个人。

 

真好。

 

16、

那天晚上张新杰去找了他。他已经洗过澡躺在床上。他问张新杰有什么事?

 

张新杰说:“就是想来看看你。”

 

张佳乐就想起了那天的张新杰。他问他当时去看他是不是怕他的状态不行,要确认一下。

 

张新杰说不是。

 

“谢谢你。”张佳乐笑起来很好看,眉眼像是掐出来的一芽儿新月。

 

张新杰走过去,挨着床边坐下,没说话。

 

他们就坐在月光里,想着各自的心事。

 

17、

命运有时就喜欢开玩笑。

 

失之交臂,张佳乐得了职业生涯的第四个亚军。

 

但他不觉生气,也不觉懊悔。他是执着,但并不执迷。

 

他坦然地接受了这个玩笑,仍觉得上天对他不薄。

 

四个亚军,旁人想拿还拿不到呢!

 

何况,他们还可以再出发。

 

18、

他们真的特别努力,在时间的洪流中逆流而行。

 

风帆在身后猎猎作响,桅杆断裂得触目惊心。

 

那段日子过得多艰难只有他们自己才知道。不是一条船上的人,总有些不能理解的事。

 

他们一点点调整战术方针,一点点修复他们的帆和桅杆。

 

韩文清说:“一如既往。”

 

他们就真的一如既往。

 

白色的帆自身后缓缓升起,鼓起风,像是张开的翅膀。

 

19、

有人问他们觉得这样还能夺冠吗?

 

为什么不能?!

 

万一夺不了呢?

 

我们还可以再来。他们笑。

 

20、

霸图还可以再来,而林敬言不会,他退役了。

 

张佳乐和张新杰进了国家队,而老韩没进。

 

他跟张新杰说:“这下可好了,一群死对头上了同一条船。”

 

张新杰跟他分析了一下:“从实力和职业搭配来说,这个阵容挺好的。”

 

“嗯,是挺好。”

 

从各种意义上。

 

21、

在国家队的时候,他和张新杰分到同一个房间,被张新杰三百六十五度二十四小时地监控。

 

他觉得这日子简直没法儿过。

 

跟队友诉苦,队友们都嘿嘿嘿地笑而不语。

 

只有叶领队嘲讽地说:“张佳乐,你真傻呀?!”

 

22、

可不管怎样,最后他们拿了冠军。

 

是世界冠军。

 

张佳乐特别特别的高兴,抱着奖杯亲了又亲。

 

那些吃过的苦、受过的累,都赢回了应有的价值。

 

他想起张新杰说的话,我们的船,是开往冠军。

 

23、

庆功那晚张佳乐喝大了。

 

所有人都喝大了,就连张新杰都有点微醺。

 

随队的工作人员把大家都塞回了房间。

 

张新杰觉得自己还算清醒,就自个儿把张佳乐给架了回去。对方偏来倒去,一路走位堪称风骚,笑得令人发毛。

 

好容易歪歪斜斜放到了床上,张佳乐却抓着张新杰不放,一直傻乐着翻来覆去念:“冠军!老子是冠军!”

张新杰挣不开,也有些不想挣开。索性靠在张佳乐身边躺下,心想等会儿再过去自己床好了。结果酒劲儿一上来,也昏沉沉地睡着了。

 

24、

张佳乐醒过来,就发现自己和张新杰头挨着头睡在同一个枕头上。脑子里顿时雷劈一般闪过小时候看的电视剧主题歌:百年修得同船渡,千年修得共枕眠。

 

前面是什么来着?

 

有缘千里来相会,无缘对面手难牵。

 

他和他倒是船也同渡了,枕也共眠了。他侧过头,看了看张新杰的脸:摘了眼镜,少了几分凌厉,多了几分柔和。

 

他想起张新杰那句温柔得令他鼻头发酸的话:就是来看看你。

 

他笑起来:我果然真傻。

 

他伸出手去在床上乱摸。摸到张新杰的手后,就十指扣了起来。

 

张新杰给他弄醒了,但谁也没说话,就这么牵着手在床上躺着,直到黄少天来拍门叫他们去吃饭。

 

25、

那一个赛季他们还是没能拿到冠军。之后老韩也退了。张新杰理所当然任了队长,副队给了霸图未来的领军人宋奇英,那个集韩文清和张新杰于一身的孩子。

 

或者,已经不该称呼他为孩子了。

 

张佳乐握着自己的手,知道他也快了。百花式打法太耗操作,张新杰为他制定了新的作战方针,他还在逐步调整中。

 

他跟张新杰说:“嗳,可就剩咱俩了。”

 

张新杰正捏着他手指给他做手操,纠正说:“是还剩咱俩。”

 

他总是纠正他,一本正经的。用词要精准,什么事儿也总是拿捏得那么好,不差一厘一毫。就跟这会儿在做的手操一样,力度不轻不重。

 

一切都刚刚好,距离也是。

 

可张佳乐有点不满足。他探过身,在对方额头上亲了一下,隔着刘海,吃了一嘴的头发。他感到对方握住他的手立刻紧了,但没有放。他就拉过对方,一点点揉进怀里,然后咬咬耳垂故意逗他:“说好的床友呢?”

 

“是船……”意图纠正的声音还没出来,就又被吞入了腹中。

 

熨实妥帖,砰砰作响。

 

26、

人这一世,要遇上许许多多形形色色的同船人。

 

有的共你短暂并行,有的与你长久相伴,有的叫你相见恨晚,有的令你悔不相识,有的离你而去,有的继你而来。

 

然而,总有那么一天,你会遇见一个人,问了你好就再也舍不得说再见。

 

你们上了同一条船,还上了同一张床。可是千百年修来的缘分,挺不容易。

 

一个就好。

 

FIN

评论(10)
热度(131)
  1. 疏影清浅无口属性你是谁 转载了此文字
    双张好萌的ww吃定这对了ww这貌似是很久以前的文了but大大写的真好w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