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口属性你是谁

[张张]十分之七只布谷鸟(1)

给张张开了更奇怪的脑洞!米线店伙计X黑帮副手!(什么鬼!

和K市不熟,和Q市不熟,和HK不熟,和黑帮不熟(所以我到底是为什么要搞这种人设啊?!自作孽不可活T_T)请大家不要在意各种细节!(滚

依旧是OOC有,私设多,没有严格攻受,基本不带其他人玩,结局大概不是传统HE

如果都能接受的话,谢谢捧场!

最后,请相信我脑内的其实本来真的是特别文艺范儿文艺风的!(我对不起大家

---------------------------------------------------------------------------

张佳乐不是本地人,前几个月才从K市过来,经人介绍在条背街巷弄的米线店里给人帮忙。店主是老乡,薪水不高,但包吃住。这年头,大陆来打工的后生仔不要太多哦。当地人都这么说。这些外乡人散落在不同的地界,操着天南地北的各式口音和本地人的本地话混在一起,把一间小面店充斥得沸沸扬扬。

厨房在米线店的最里面,底下是黑色的高台,上面是密闭的玻璃窗子,只留了个半拱形的出菜口。厨房里满是滚热的白色蒸汽,连带着高台边儿也跟个蒸气锅似的热得要命,张佳乐抬头看看半死不活吱嘎吱嘎转动的陈旧吊扇,认命地以手做扇给自己扇风。汗水就顺着脖颈往下流,湿哒哒地腻在身上。刚煮好的米线被厨子从出菜口一推了出来,张佳乐就赶紧地码进黑色大托盘里,还没来得及给客人送过去,就听见又有人在阿乐、阿乐地叫个不停。

他初时极不惯别人这样叫他,老家那边儿从没人这么叫,可这里人喜欢。取名字的尾字,在前面加个“阿”,叫起来都是阿什么阿什么的,显得格外亲热。叫得多了便也就条件反射地照常应了:“等等啊~~”。尾音故意拖得长,特别有种想过来但真心走不开的诚意感。

米线给人一搁下,张佳乐手里拿着托盘就过来了:“哟,阿公、阿婆,今天气色不错啊!”他嘴甜,性子又活泼,说起话来神采飞扬,很是讨店里的老主顾们喜欢。阿婆瞅着他只是笑,还是阿公记得点单:“鸡汤米线两碗,烧鸭半只,要仔鸭,打包。”

他从围裙里掏出本子和笔,唰唰地记着:“阿辉真好命,你们这么疼他。”阿辉是老人家的孙子,念初中,特别喜欢吃米线店搭卖的烧鸭。

“唔锡佢锡边果啫!(不疼他疼谁哟!)”阿婆笑说着,又催了他快去下单。他便应着好回到高台边,把本子上的单子撕下来从送菜口递进去:“两碗鸡汤米线堂食,烧仔鸭半只打包。”

忙到晚上快九点,生意才渐渐淡了下来。他在里头捡了条板凳坐下,咕噜噜地朝肚子里灌水,忽然就听见外堂的吵闹声静了一下,旋即又重新展开。那个人又来了罢。他一面想着,一面起了身。

--------------------------------------------------------------------------------------------------

张新杰不是本地人,老家是Q市。来这边好几年了,也没回去过,一直抽不开身。霸图帮二当家,自然是很忙的。霸图帮是本地新兴的帮派,算不得大,是个叫韩文清的外乡人建立的,因此帮里也多是些外乡人。本来这样的帮派应是极难立足,但那个韩文清却硬是凭借拳头打下了一片天。后来张新杰加入后,帮派更是风生水起。过了不到半年,韩文清就任了张新杰做二把手。

张新杰常年戴着眼镜,头发梳得整整齐齐,衬衫从来领口都扣得规规矩矩。他不大爱笑,说话做事都有着完全不符合年龄的严谨和冷静。霸图跟其他帮派争地盘、抢货源,他从不正式上场,但稍微熟悉的人就知道,真正布局运筹的人,却是他。

张新杰有个习惯,喜欢在周四傍晚去隔街的巷弄里吃碗米线。那家米线店是个从K市来的大陆人开的。他虽生在Q市,但母亲却是K市人,因此总觉得吃起来有股家的味道。干他们这行生计,本就是一脚踏牢房,一脚见阎王。在外面飘得久了,免不了想想家。狭窄的店面、熙攘的人群、吵闹不止的喧嚣和热气腾腾的米线,都让他莫名生出被抚慰的情绪。

但近几个月又有些不同了。那家店招了个新的伙计。个子不算太高,瘦瘦的,皮肤倒是白净。这人性子好,活活泼泼地讨人喜欢,尤其说话的时候,一双眼睛神采熠熠得像是整个人都要愉快地飞起来一样,惹得他不得不在意。那种感觉就好像是黑夜里走在惯常走的街上,一路的灯光都是清清冷冷的荧光白,忽然发现其中一盏许是坏了修过,换成了白炽灯,兀自亮着昏黄的暖意。它看起来显得极不和谐,但你却就是忍不住频频注视它。

今天又是周四,散了例会——是的,霸图帮管理得就是这么的有井有条——张新杰便又去了那家米线店。附近的人都识得他,在他进店的一瞬间噤了声,但立刻便又叽叽喳喳地闹开了。

“张先生,今天吃什么?”那个被大家叫做阿乐的店员走了过来,在他桌上放下茶水。是大麦茶。

对方总是叫他张先生,罕少有人这么叫他,韩文清多是叫他全名,其他人则不是叫他杰哥,就是跟了这边的习惯叫他阿杰。他年纪并不大,其实并不惯别人那么叫的,但有时候位置到了那里,也由不得自己。张先生这种叫法,在他看来倒是有些有趣。

他点了碗小锅米线,又抽出纸巾叠了对折擦了擦桌子。他的米线并没有被优先,他觉得这样很好。打破秩序强行插队这种事情,总是叫他浑身难受。所以有时帮会里相熟的兄弟也会笑他应当改行去做警察。

米线被端了上来,他按惯例精确地倒了十分之七勺醋,拌匀,入口。

“张先生,这样子调醋会特别好吃吗?”那个店员坐到了对面,好似对他吃米线的方式格外好奇。

“嗯。因为你看……”张新杰难掩内心的激动,将一碗米线到底应该如何搭配醋和辣油才最好吃这个命题详详细细洋洋洒洒讲了足足一刻钟,听得对方目瞪口呆:“原来吃米线有这么大的学问呐!”

“你下次也可以试试,阿……乐?”就算是霸图二当家也是需要同好的啊!

“其实我也姓张,我叫张佳乐。”对方笑眯眯地看着他,指指他的碗:“米线都泡胀了,要不要给你换一碗?”

TBC

xx
评论(3)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