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口属性你是谁

[韦布×时分]奔向春天的大象

记个脑洞,如果要写估计就是个丧气风,全是私设别当真。
韦布从满洲里随便上了个火车随便下了站,他漫无目的地走在雨夜的路上,街边小店里放着烂大街的歌,灯光投在路上水洼里摇摇晃晃。经过小巷口的时候,突然窜出的两个小流氓抢走了他的背包,把韦布带到了地上。他爬起来去追包,一口气追出去好几条街,小流氓没办法把他包里东西腾了一路,最后扔在了地上跑了。
韦布弯下腰把东西一样一样拾起来,拾到最后他看见靠墙坐着一个中年男人,头靠在墙上闭着眼,一身酒气。男人旁边蹲着一个跟自己年龄相仿的男孩子,那男孩子垂着眼抬了抬下巴:那儿,还有一样。韦布把东西都丢进包里,把包拎着,疲惫地也蹲到了男孩子旁边。
“来一根吗?”韦布听见旁边男孩子清亮的声音,他以为是烟,伸手接过来却是一根棒棒糖。他看着彩色的糖纸哼笑一声,糖的甜味在嘴里慢慢弥漫开去。“谢谢。”他说。他帮着那男孩把地上的中年男人背回了家,男孩说“我叫时分”。“韦布”。男孩把他留下了。
时分高三了,学业很忙。韦布在那里找了个小店帮工,有时候也帮忙照顾下时分那不成器的老爹。时分的爹每天都说自己要戒酒,要重新做人,但每天依旧喝得醉醺醺的,第二天酒醒后悔万分,如此循环往复。时分说他不会成为那样的大人。时分说他还有个妹妹,跟着妈妈就在了从前的城市。他说妹妹特别暴力老打他,妹妹跟着妈妈日子会好过很多,韦布看见他眼里泛起的泪光抱住了他。韦布渐渐发现自己喜欢上了时分,就像他渐渐变得喜欢这个小县城。
寒假的时候时分带他一起回从前城市去看了下妹妹和朋友们,韦布站在一旁看着,觉得自己并不应该属于时分的世界,时分理应得到更好的。时分高考完了,成绩不好不坏,考上了一个普通大学。韦布把这一年来攒的钱装在信封里放在桌上再次乘火车离开了。
韦布回到了满洲里,去动物园做了一名饲养员。第二年春天,他正在那里喂大象,身后突然响起一个声音“这就是你说的一直坐在地上的大象吗?”他回过头,时分站在阳光里笑看着他。
是他的那个少年。

 
评论(2)
热度(23)